笼中的小鸟和蝙蝠,归来的鸟类

一个唱歌的鸟儿老是关在笼子里,挂在小屋的窗外。它有一个很好的嗓子,不过不像它同类的其他鸟儿,它只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歌唱。有一夜,在它正唱着的时候,一只蝙蝠飞上来抱住笼柱。
“我有个问题要问你。”蝙蝠说,“为什么你夜里唱,而整个白天保持沉默,别的鸟儿却是白天唱歌,夜晚保持沉默?”
“我有充分的理由去做我愿意做的事。”鸟儿悲哀地说。
“那么请告诉我那是什么原因?”蝙蝠说。
“如果我能自由地飞往我所选择的任何地方,我就要整天地唱。”鸟儿说,有一天一个捕鸟人听到我的声音就跑来找我,他支上网子把我捉住,把我锁在笼里的就是他。我失掉了自由就是因为我白天唱歌。现在我只是被黑暗隐藏起来的时候才唱。”
“在我看来,”蝙蝠说,“如果你已经想到你会自由,那么你现在就已经不是一个囚徒了。”

奇奇喜欢跟我玩,每天一放学,她就仍下书包,凑到我笼子跟前来,逗我,给我喂米,喂水,让我给她唱歌。有时候,男主人不在家,她就把笼门敞开,让我出来透透风,活动活动筋骨。
  这时候,我就跳到她的书桌上,小床上,书架上,或者跳到她的肩膀上,歪着头,欢快地叫着,心情美极啦。她估计她爸爸快回来的时候,就把我放回笼子里,然后冲我扮个鬼脸,又趴到桌上做她的作业去了。
  奇奇的爸爸妈妈对我也很好,整天喂我蛋炒米或一些剁碎的新鲜菜叶子或从市场上买来的小昆虫。每天,我都早早醒来,亮开歌喉,清脆地叫上一阵,以报答主人对我的养育之恩。每次我一叫,在另一只笼子里的爸爸妈妈就会欣慰地看着我,和我一同叫起来。
  可是,我慢慢感到苦闷,惆怅和压抑了,我渴望飞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我的同类们都在外面干什么?我想,它们肯定比我们生活的幸福,它们在树林子里玩耍,唱歌,跳舞,游戏,飞翔,觅食。那是多么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呀;想飞多高就多高;想飞多远就多远;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乐就怎么乐。
  于是,我有了出走的想法。一天早晨,一只麻雀在主人家窗外的树上鸣叫着,引得我既羡慕又嫉妒,一只破麻雀都能这样自由自在,我这只有身份的画眉鸟儿,就更应该获得自由啦。这样,我出走的决心更大了。
  终于,在奇奇又一次让我出来放风时,我从敞开的窗口飞走了。我高兴地飞上蓝天,感觉天是那么蓝;地是那么阔;空气是那么馥郁;心情是那么美好。我飞到树林子里,那里有各种各样的鸟儿,却没有我们画眉鸟儿的身影,我很失望。天快黑的时候,我又飞回到了城市,饿着肚皮栖息了在公园的一棵柳树上。
  第二天早晨,我被同类们欢快的叫声惊醒,原来,附近的几棵柳树上,挂了五六只鸟笼子,笼子里的同类们,起劲地歌唱着,象在比赛似的,你唱一首民歌,我合一曲美声,看谁的歌喉嘹亮,悦耳。在柳树下面,有几位老人,在练着太级拳或舞着宝剑。不知为什么,我不愿意听这些同类们的歌唱,它们自以为唱得好听,其实哪有我唱的悦耳动听呀。
威尼斯官网,  我生气地飞走了,我不相信,整个城市就找不到一只和我一样自由自在的画眉鸟儿。结果我失望了,在花鸟虫鱼市场,我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象,各种各样的名贵鸟儿,包括我们这些画眉鸟儿,都被关在各种各样的笼子里面,它们在笼中叫着,唱着,跳越着,感觉良好地在等待卖主的挑选。
  在一处公园里,我又看到了另一番景象,公园里的树木很多,但是,树上的鸟儿却很少,没有我的一个同类,只有几只麻雀在唧唧嚓嚓闲聊着,或者百无聊赖地从一棵树上飞到另一棵树上。欢实的是那些养在大铁笼子中的各种各样的观赏鸟们,也有很多我们这样的画眉鸟儿们。
  它们在大声说笑着,脸上充满了幸福和满足。因为它们有丰富的食物;有展示羽毛和歌喉的舞台;有热情的观众;有被拍照,录像,录音,以及和人类合影的机会和荣幸;它们的身影还有可能被电视播放;被印成画册;她们的歌唱,还有可能被制成手机铃声。我沮丧,困惑……愤然离开了公园。可是,到哪里去?哪里是我的家?诺大个城市,连一个自由的同类都找不到,就连最自由的麻雀们的数量都少的可怜。我悲哀,绝望,后悔……我已经饿了一天了,头昏眼花,浑身无力。
  我终于又飞回了主人家。从此以后,奇奇还是那么对我好,只是,她再也不敢敞开笼门让我出来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威尼斯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