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离开也是爱

那个细雨沥沥的日子,她和男友吵了架,怒气冲冲地从男友处出来。本来心情就坏,经过一个斜坡时,脚下的自行车一滑,不仅车滑出老远,措手不及中,她的手臂和膝盖全破了,有殷殷的血渗出来,融进地上的积水,血水蜿蜒地向前爬行,像一条触目惊心的蛇。


  他路过时,她早已坐在原地痛哭起来。不知哭了多久,她感觉不再有雨淋在身上,抬头看时,一位撑着伞的男子正在凝视着她,他的伞全撑在她身体上方,豆大的雨点纷纷跳到他脸上,又顺着脸颊碎成无数片流淌下来。

《1》

  再见他,她已经跟男友和好如初。下班的时候,她从公司出来,一眼便看到面前站得笔直的他。看到她,他眼睛也一亮,大步走过来,手里举一个卡通扣,说:“我清理车子时发现的。”那个小小的卡通扣,是她在一个小摊上买的,价格便宜,随意地挂在包上,随意到将它丢了也全然不知。她愣在那里,一个毫不重要的卡通扣,他竟会如此认真给她送来。


  没有多久,她又跟男友吵架了。她和男友总是吵架,就像言情小说里经常出现的欢喜冤家。男友素来没有劝她的习惯,头也不回地丢下她走了。她的心情很糟糕,突然想起了他。她找出第一次见面时他留下的电话,毫不掩饰地告诉他,希望他能来陪陪她。

每周要给远在千里的父母打电话聊天(陪父母聊天也是尽孝的一种);每次跟老妈通电话一到两小时;每次打电话状态是这样的:我安排好时间,准备好零食,打开电视找出喜欢的节目,在沙发上“葛优躺”;开始拨老妈电话,然后听老妈在电话另一端大声的、激动的“控诉”老爸的种种“恶劣罪行”;通话中,我只需要时不时的“嗯嗯,呵呵”就可以了,表示我一直在听她倾诉;一般情况是“控诉”30分钟后老妈的情绪就会好一半了,语气也平稳多了,没有开始那样激动了;45分钟以后语气基本完全平稳了,语速也慢了;1小时后完全没有激动的情绪了,声音也放慢了,语气也欢快了;通常情况是在1小时后不久,她猛然刹车欢快的说到:“唉呀聊了好久了,电话费太贵了我去给你爸做饭了!”或者是:“不聊了,你爸搞卫生去了,我去帮他打水”;反正都是我跟我爸相关的,这个时候你怎么也不会相信她一小时前还恨不得把我爸打入十八层地狱呢。然后秒挂电话,多么愉快的聊天呀!这期间我只需要听着电话配合好“嗯嗯呵呵”即可让这通电话欢乐的结束。

  他很快赶来了。坐在车上,她支使他一直朝前开,这个城市的夜色在窗外不停掠过,她用激动的声音声情并茂地控诉男友。他面带微笑,并不说话,见她越来越激动,便打开了音乐。是那种缓慢轻柔的音乐,音量不大不小,像泉水一样,叮咚跳跃着进入她的耳朵。控诉累了,她静下来,想起刚才的表现,不免觉得好笑:“是不是很讨厌听我说这些毫无趣味的废话?”他答:“其实我很喜欢听你说话,哪怕是废话。”


  就这样,她反反复复跟男友吵架、和好的时候,她眼里只有男友,跟男友吵架了,她才会想起他。有一次,打电话让他过来,夜已经很深。跟平常一样,他很快赶来,只是她激动的控诉时,他频繁咳嗽着。她控诉得越来越激动,他咳嗽得也越来越剧烈。看得出来,他努力想控制自己,好几次甚至用力捂嘴,只是达不到捂嘴的效果,反而将咳嗽压抑得更剧烈更长久,仿佛心肝脾肺随时有咳出来的危险。她终于激动不起来了,忍不住问他:“你没事吧?”他赶紧答:“没事没事,我真的没事。”他脸上满是歉疚,似乎他不应该这样,唯恐她因此控诉得不够痛快。那一刻,她心里不知有多难受。他病得这样厉害,却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听一切毫不相干的废话。她突然觉得自己又自私又冷酷,一直以来,他都在无怨无悔地付出,随叫随到,他笑呵呵按她的要求去做,他为什么对她这样好?她不是傻瓜,答案其实早就知道。只不过,她那分分合合的生活,也实在需要一个毫无怨言的好人,时不时出来调解一下。至于这个好人感受如何,是不是被她欺骗了利用了玩弄了,她从没有想过!

《2》

  这天晚上,她好说歹说,他才肯跟她去一家营业的门诊部治疗。在门诊部吊点滴的时候,她陪着他,第一次轻言细语地和他说话,轻得就像那天他放给她听的音乐。从门诊部出来,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说:“谢谢你。”谢谢你,三个平常的字,他用嘶哑的嗓子说得很深情。她不好意思挣脱他,却还是心一狠,果断将手从他温暖的手里抽出来。


  第二天,她换了手机号码,她将他的电话从手机里删掉,她交代所有同事,以后他打来找她的电话,一律说她不在。当然,她再没有联系过他,哪怕她跟男友吵得再厉害,哪怕他疯了一样打她办公室电话,哪怕他长期赶在上下班前笔直地站在公司门口等她……她仍然继续着狠心,坚持不再见他,不再接他的电话,上下班像捉迷藏一样从后门进出……她向来不是果断决绝的人,但她知道,在他面前,她只能果断一点,再果断一点。她要用最锋利的利器伤害他,让他以最快的速度忘记她。她还知道,她不是一心二用的女人,她的爱全给了男友,她不可能,也不愿意再挤出一点多余来敷衍他,敷衍明显对他是一种不公。

想想之前自己是多么的愚笨呀,每次听老妈控诉老爸“罪行”的时候还很认真的跟她争辩,跟她讲道理,结果是在电话里激烈的争论一个多小时,双方气呼呼的收线,之后很久心里都很不舒服,一肚子闷气无从发泄。其实老妈就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作为一个50后的农村老太婆,她的生活除了天天跟老头子拌拌嘴挑挑老头子的毛病,也没其它太多的娱乐生活了。换成给老爸通电话,情况基本上是一样的,他“控诉”老妈的种种“罪行”,收线方式是:好啦不说啦,说不完她啦,免得被她听到了要发老虎威的啦!

  有时候,其实离开也是一种爱。她不能给他期望的那种爱,就只能选择离开。他要的爱,以后自然有善良的女孩肯给他。

威尼斯官网,人都说“老小孩老小孩”,人老了的确像小孩子;他们年老了,只能在家里养老,安度晚年,生活每天都是些一成不变的锁事;儿女不能天天陪着他们,只能经常电话陪聊;他们也需要关怀,也需要找儿女撒娇,撒娇的方式就是“控诉”彼此的各种“罪行”;做儿女的只需要理解就行了,耐心的接受他们这种“撒娇”方式;只需要在电话里配合着“嗯嗯呵呵”倾听他们的唠叨即可,不需要去批评谁;这是他们那个年代的夫妻和睦相处的一种模式。所以我们只需要配合父母,愉快的“嗯嗯呵呵”就能让电话聊天彼此都很愉快。

公司里跟你关系很好的同事激动的冲进你办公室,抱怨他的上司是多么的变态,如何折磨他们整个团队,你千万不要发表任何言论,你只需要“嗯嗯呵呵”,耐心听同事发泄完即可;等他发泄完之后,心平气和的说一句:呀!我得回去工作了,不然今天做不完工作也!所以这中间你不需要发表任何言论,你只需要听着即可,他找你倾诉,只是他相信你不会去四处传播他对领导的不满;如果你在他面前说他领导的不好,估计结果就是他远离你,严重的可能你饭碗也要丢了。所以等同事发泄完走了之后,你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他信任你,你花时间倾听并送上“嗯嗯呵呵”即可。职场很辛苦,偶尔也需要几个知心同事。


《3》


想起一电视剧的情景:一群女人带老公一起聚会;A女的多年好友B女突然和她老公吵架了,说她老公和别的女人不清不楚,B女情绪很激动的哭诉着;A女一看自己的好姐妹受如此委屈,跑上去一脚把B女的老公踹倒在地,嘴角立马见血了(剧中A女平时就是女汉子);此时照理说B女应该感谢A女站在自己这一边,替自己出气吧;但真实场景是B女立马冲上去扶起老公,万分心痛的说老公你没事吧?然后秒转脸冲A女恶狠狠的吼到:你干吗打我老公!!!你有病呀!!!……

A女一脸的蒙圈,我不是帮你吗?

谁要你多管闲事啦?我只是跟我老公聊天而已……

B女扶着老公走了…..

从此以后多年的好姐们“友尽”了……

人家只是夫妻“聊天”而已……

经常也会有好朋友找我倾诉婚姻的诸多“不幸”,老公多么的“不合格”;婆婆是多么的“难相处;上司是多么的“变态”……

然后你可能会发现,过了几小时她就在朋友圈秀她与“不合格”老公的恩爱了;或者没几天她乐呵呵的拿来一堆好吃的给我,说婆婆带来的,让她给朋友们分一些;然后一脸幸福开始显摆自己婆婆的各种好,感叹其她女人遇到“恶”婆婆的不幸。某天那个抱怨上司“变态”的朋友请大伙吃饭,庆祝他升职加薪了;让大家帮他选礼物送给“变态”的上司。

老公某天回家很郁闷,唠叨一个客户的各种刁难;说真不想伺候这个大爷了;你只需要听着,配合他说“嗯嗯不伺候啦,让老婆来伺候你这个大爷晚宴吧!”我相信你老公的心情瞬间会好很多。

老婆回家抱怨今天坐公交太挤了,被人家踩了好几脚;你立马说“嗯嗯老婆辛苦了,让老公给你揉揉吧!”估计你老婆所有的郁闷都被你的爱秒杀了。

《4》

其实这就是生活,我们是平凡人,我们有七情六欲,我们的心情随着生活的变化而变化;我们随时需要调整心情,所以找合适的倾诉对象是排泄情绪的一种方式;倾述的内容不重要,只需要你听着,陪伴着即可。只需要你时不时“嗯嗯呵呵”即可;我们把心里的垃圾倒光了,生活又是灿烂明媚的;明天又是暂新的一天。很多时候千万不要去争论去讨论聊天的内容,内容有时真的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情绪而已;重要的是有个贴心的倾诉对象让我们彼此可以随时倾诉。

男女最精典的吵架场景就是:

本来争论某一件事情,结果女:你凶我!你居然凶我?这么多年你都没凶过我,都没这么大声的跟我说话,你不爱我了,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所以婚姻中有个名句叫:不要和老婆讲道理!老婆是用来爱的,不是用来讲道理的!(敢反驳这一条的男人不是真男人!)

这就是生活,有时需更多的“嗯嗯呵呵”的聊天,你将会发现和家人朋友相处更愉快,并不是每次聊天都需要你发表言论;很多时候只需要你“嗯嗯呵呵”即可。

所以“嗯嗯呵呵”的聊天会收获更多的愉快哟!

原文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19 威尼斯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